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童振刚的博客

画画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转载]自然—绘画—我—创作杂感录  

2010-07-25 08:22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自然—绘画—我—创作杂感录

    绘画就其本身而言,它不是一种用来装饰生活的手段 , 而是要对生活给予一个意义。我们从无思想地模仿自然景物,从低拙软弱的技巧与空洞的装饰性和错误的感伤与浮夸中解脱出来, 超越 真实性的现实希望,这真实是从人对大自然和人类的情爱中来的,它愈来愈单纯,愈来愈集中,愈来愈接近艺术的纯洁性。艺术是反映人的思想,却不愿是物质的人,它追求纯洁性,把其本能从一种洗礼中升华,把艺术人性化,把人神话化,它仔细探索「非人性」的痕迹,而这是人在自然里永远碰不着的,这痕迹却是永恒的真理。

  每一次的创造,我都感到是一次奇迹,一种新的生命诞生,仿佛对人精神所把握的世界观增加了一种新的形式。艺术创作本身是须跳出人的界域的,它接近着梦和孩童的精神状态,而通常的理智和逻辑会损害它。小河的潺潺声,鸟的歌唱,树叶的潮响都不能钻近去,它排除了一切至今已熟悉的东西,每个主题,每一观念,每个象征必须放置一边。

  我在人物画的创作中并不注重其人物结构的正确,而是其人物内在的精神面以及人的核心本质与天性。它不因解剖学上的不准确而有所损,相反地它促进了一种突出其内在的天性,它包含在一个对象的外部现象里,它必须在它的艺术表现里从内部诉说出来。当评价画家的才气和能力时,可以说是否他对自然景物的直接的印象,仍然组织各种画面的感觉,这种力量则须画家要完全做自己的主人,正确的创作态度并不是仅按逻辑去造物,要我奴隶式地再现自然是做不到的,我只是来解释自然,把它服从于我所追求的精神。我的色调笔墨关系确立以后,就会从中产生活泼生动的色彩和谐,这个和谐类似音乐的作曲。在选择颜色笔墨时并不是基于科学的根据,它并没有先见之明,完全是潜意识,或者说是本能地拥向我,然而当表现手段用尽,表白能力枯竭时,就再度回到原始,再度升华,这是艺术原理,生命赋予生命,使画面再度净化,使层次一次次地减损,使根基融合,用美的曙红、柠檬黄、翠绿、墨线及水墨块对自己诉说,重新寻找手段纯洁性的勇气,尊重手段的纯洁性。

  我企图达到的是表现,观念本身不应和他的表现似的手段割开观察,应概念上有获得各种手段的支持才有作用,而思想愈深则手段愈完备,而完备本身并不意味着复杂。所谓表现并不是在表面上爆发出来的热情,或通过一个强烈的动作表示,它更多 的 是画面上的完美布局,物体 占 取的空间和环绕他们的空间,都是表现的一部分。假如我今天满足于自以为见多识广,那么我的画就留下某种空洞的东西。记录一个瞬间的流逝与消失的各种感觉,将其凝缩以至构成画面,向孩童那样看世界,丧失这种视觉能力就意味着丧失了独创性,这种单纯而素朴的境界可用艺术把自然呼唤到我的眼前。

  艺术的创造性及客观的再现自然,强调诗的灵感的被动作用,并揭示通过理性、道德或美学的考虑的积极控制等都是反天才论的,新艺术思维的美学结构,来自一个事物,这事物自身没有意义,没有主题,从人 间 逻辑的立场来看绝对没有说出什么来,就 像 受孕结胎,内部那样强烈,痛苦和快乐,以至被迫画画,像极渴的人见到一水洞,迫不及待地一头扎进去。每一物体都有两个视角,平常的视角,这是我们时常的看法,也是每个人的看法,而另一种是精神的形而上的视角,它只有少数的个人能在洞彻的境界里和形而上的抽象里看到。画面的叙述不再是它外表形象里表现出某种事物和形体,而是诗意的叙述远离它们和它们的物质形式对我们隐藏着的东西,它是逻辑意义上的无意义。它不应有山水画、花鸟画、人物画的称谓,而只有画面——对象——画面。

  你是什么?我是什么? 常令我苦恼,它们不停地追逐着我,这些「问号」在我的画面中扮演着某个脚色。艺术的全部目的就是自我享受,也是最高形式。现实与奇迹,生命的奇迹是实际的信仰,它具有一种野性的,常立生与死之间,从深刻而美的线条中处处可见到忍受和负担可怕的命运,把它描绘出来,将护卫着一个人来反对死亡,穿过全部凌辱和羞辱来画自己的画,把自己内心存有的形式表像挖掘出来,从这个诅咒的苦恼里解放出来,将是一种享受。我憎恶感伤而使意志坚强,抓住生活中不能说出而又使我震动的东西,当内心燃烧着某种激烈的情感时,我的嘴就闭的更紧,意志就更冷静,于是去画,去表现,去压制那令人颤抖的东西。

  水墨画中的黑与白虽是一种形式 , 然而对我来说 , 一切事物的显示来自于黑与白,就像善与恶那样,黑白不是我绘画表现的两元素,许多人梦想只看见白与真正的美,而没有黑、丑的破坏性,然而只有黑与白,方可见到其统一性的灵魂。

  我曾是一个柔和而狂热的野人,不拘于任何一个形式,我解释着不是艺术性,而是人性的真理。我将自然注入我的画面,寻找人性的至高点。我做梦沉醉,可我那心里的至深处却醒着 , 审视这梦着醉着的自己……追求的艺术之路 注 定崎岖,这是一个艰辛的选择,全身心的投注或许无异于置身一切爱之无望的苦恋。在一个务实和功利的时代,有时高贵的精神和艺术气息稀薄 得 令人窒息,我或许离开了当下世俗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